媒体播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媒体播报

澎湃新闻:驱霾记⑥|成就PM2.5“京58”的那些“微小力量”

发布日期:2018-01-09 09:49 信息来源:省生态环境信息中心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2017年12月14日,李岩鹏正在新发地轮岗。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几辆货车驶过,空气里留下一股氮氧化物的味道,李岩鹏不时咳嗽几声。  

  “您好,请挂空挡,拉手刹,进行尾气检查,”穿着荧光绿制服的李岩鹏登上驾驶室,用手大力按下油门踏板,另外一位同事拿起取证设备,蹲下身子用仪器对着排气管检测。  

  李岩鹏是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副站长,长期驻在为北京供应绝大部分蔬菜、水果的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进行机动车污染排放管理。  

  北京市2014年发布的大气污染源解析显示,该市PM2.5来源中,机动车占到本地污染贡献的第一位:31.1%。  

  2017年12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北京市重型柴油车有近30万辆,占机动车保有量的4%,“但氮氧化物排放量超过整个机动车排放总量的50%,直排颗粒物更是占到了90%。”再加上外埠进京、过境重型柴油车,排放污染严重。  

  “在北京蓝天保卫战中,我们是一支很微小的力量。我觉得做这个事儿,最起码对推动改善区域的环境质量有一定作用。通过我们的执法、监管,能够促进能源结构的调整以及车辆的更新换代,也是在减少尾气排放,这个活儿还是很有意义的,挺光荣的事情。”29岁的李岩鹏腼腆地笑着说。  

  数据回报了李岩鹏等人的努力:2017年,北京市PM2.5年平均浓度为58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的90微克/立方米下降32微克/立方米,降幅达到35.6%。  

  “大气十条”设定的、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京60”目标(60微克/立方米),实现了!  

  

在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是一处重要的重型柴油车集散地,也是环保执法的重点区域  

  1辆国Ⅲ重型柴油车排放量≈100辆国四小轿车  

  “大气十条”中,北京是唯一一个被明确了PM2.5浓度具体改善指标的城市——到2017年,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俗称“京60”。  

  而2013年——“大气十条”公布当年,北京的PM2.5浓度高达90微克/立方米。  

  北京市2014年发布的大气污染源解析显示,北京市全年PM2.5来源中,区域传输贡献约占28-36%,本地污染排放贡献占64-72%。  

  在本地污染贡献中,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扬尘为主要来源,分别占31.1%、22.4%、18.1%和14.3%,餐饮、汽车修理、畜禽养殖、建筑涂装等其他排放约占PM2.5的14.1%。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执法人员正在拦车检查  

  一同发布的研究结果表明,机动车对PM2.5产生综合性贡献。一方面,机动车直接排放PM2.5,包括有机物(OM)和元素碳(EC)等;另一方面,机动车排放的气态污染物包括挥发性有机物(VOCs)、氮氧化物(NOx)等,是PM2.5中二次有机物和硝酸盐的“原材料”,也是造成大气氧化性增强的重要“催化剂”。  

  根据研究成果,专家建议北京严格控制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和扬尘,同时根据北京市的污染特征,尤其要严格管控机动车污染。12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在北京,总重量大于3.5吨的重型柴油车约有近30万辆,占机动车保有量的4%。此外,每天还有大量外地过境和进京柴油车,大多为重型货运车、大型省级客车和旅游客车。  

  “重型柴油车是机动车污染大户,虽然北京目前只拥有不到30万辆的重型柴油车,但氮氧化物排放量比重超过整个机动车排放的50%,直排颗粒物更是占到了90%。”李昆生说,根据测算,一辆国Ⅲ重型柴油车一年排放的氮氧化物相当于100辆左右国四小轿车的排放量。  

  正因如此,重型柴油车排放污染治理成为北京机动车排放污染控制工作的重中之重。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执法人员正在对重型柴油车尾气排放进行检测  

  北京五年淘汰老旧车211.8万辆  

  针对机动车减排,北京市建立了市区两级机动车环境监管体系,按照控制增量、削减存量的总体目标,加强新车、在用车、非道路移动机械和油气油品的执法监管,全方位控制移动源排放污染。  

  据李昆生介绍,“大气十条”实施五年来,北京市共淘汰高排放老旧机动车211.8万辆,累计为5万余辆使用两年以上的出租车更换三元催化器,在全国率先实施汽柴油车第五阶段排放标准、第六阶段车用汽柴油标准。  

  “北京的机动车排放管理并不是这两年才启动的,实际上这是一项持续的工作,”李昆生说,“北京市自2008年以来连续多年出台鼓励淘汰老旧车政策,采用经济手段鼓励高排放柴油车淘汰更新,平均每年投入达十亿元以上。2017年迄今,淘汰老旧车的补助金额已超过15亿元,淘汰44.7万辆,远超过30万辆的任务量。”  

  北京还定时发布符合环保排放标准车型目录,未列入环保车型目录的新车不予注册登记。  

  12月14日,澎湃新闻从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获悉,截至11月21日,共审查完成7067个车(机)型申报,2103个车型(机)的申报内容未达到审核标准,已退回厂家整改。  

  此外,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不断强化在京销售的新车环保一致性和在用车符合性检查,实行在京销售新车排放情况申报制度。截至11月21日,共完成了547车型733辆机动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的抽检。  

  而按照“环保检查,移交工商”的全新执法模式,截至目前,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共发现并调查取证10起新车违规案件,立案9起,线索移交市工商稽查总队1起,涉及7个轻型车销售商和3个非道路移动机械销售商。  

  其中一起线索移交市工商稽查总队,依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按照职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货值金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一旦工商部门实施处罚,将对在京销售汽车企业起到巨大的震慑,也将促使一部分在北京销售车辆的生产企业实施排放自主召回,迫使生产企业对难以稳定达标的车型,主动退出北京市场。”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

  2017年以来,北京市针对机动车排放污染,特别是重型柴油车污染,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措施。  

  除了淘汰老旧车辆,从2017年初开始,北京在全国率先供应了第六阶段标准的车用汽柴油。  

  与此同时,9月起,北京市全天禁止国Ⅲ排放标准柴油载货汽车进入六环路及以内道路行驶;对于本地国Ⅲ车辆、经管理部门确认为保障北京市生产生活需求的外埠国Ⅲ运输车辆和整车运送鲜活农产品的国Ⅲ运输车辆给予两年过渡期。

    这意味着,两年后,所有进入六环路(含)以内道路行驶的柴油货车,均需达到国Ⅳ及以上排放标准。

据测算,一辆国Ⅲ重型柴油车一年排放的氮氧化物相当于100辆左右国四小轿车的排放量。  

  单车污染排放在降低但机动车保有量总量在增长  

  今年的5月16日,是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30岁生日”。  

  这个占地1680亩的农贸批发市场供应着北京80%以上的蔬菜、90%以上的水果,是首都名副其实的“菜篮子”和“果盘子”。  

  无论白天黑夜,这里货车往来交织,运送着水果、蔬菜等生鲜产品。  

  据统计,该市场每天有近5000辆重型车进出,一直是北京丰台区重型柴油车污染管控的大户。  

  而这些车辆多数为城市运行保障车辆,在进京口通过绿色通道进入市区,因此,检查尾气排放的任务集中到了市场里。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一共派了32人的执法力量在此驻场,24小时轮班工作。  

  李岩鹏1米8多的个头,和同事们又都穿着荧光绿的制服,执法检查时在阔大的新发地市场里格外醒目。  

  拦车,登记,蹲下检测,再登记,放行,李岩鹏和同事们每天都要不停地重复这些动作,如果车辆违法超标还要进行处罚。  

  多年在执法一线工作,李岩鹏对机动车减排工作有自己的直观理解。“随着煤改电、煤改气工作的推进,工业企业的达标排放和转型升级,固定点位的污染源越来越少,移动污染源对大气污染的贡献开始凸显。”  

  他说,虽然北京市机动车排放一直在提标改造,单辆机动车的污染物排放在降低,但是北京机动车保有量总量仍在增长,所以对移动污染源的执法仍是长期而又艰巨的工作。  

  “现在多部门的力量都整合起来了。”李岩鹏说,在执法方面,新发地市场是由丰台区环保局自己执法,但道路上的机动车检查就要与交警配合,查渣土车等非道路移动机械时就要与住建委等部门联合检查。  

  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介绍了北京对机动车的整体执法情况,在主要进京道路和进京综合检查站加大对外埠进京及过境重型柴油车执法检查;在物流园区、货物集散地、车辆停放地入户检查,加强检测场监管,把住年检关口。  

  2017年1至11月,北京市通过进京检查、路检夜查、入户检查等方式检查各类重型柴油车105.35万辆,查处排放超标起数同比增长284.9%。  

  李岩鹏简单总结了车辆超标排放的原因,“一部分是经济利益的驱动,来北京挣钱,为了省钱买了低配或本身就不达标的车辆,加一些外省市的油,比北京相对便宜一些。还有自己的驾驶习惯不好都会导致超标。”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媒体播报


2017年12月14日,李岩鹏正在新发地轮岗。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几辆货车驶过,空气里留下一股氮氧化物的味道,李岩鹏不时咳嗽几声。  

  “您好,请挂空挡,拉手刹,进行尾气检查,”穿着荧光绿制服的李岩鹏登上驾驶室,用手大力按下油门踏板,另外一位同事拿起取证设备,蹲下身子用仪器对着排气管检测。  

  李岩鹏是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副站长,长期驻在为北京供应绝大部分蔬菜、水果的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进行机动车污染排放管理。  

  北京市2014年发布的大气污染源解析显示,该市PM2.5来源中,机动车占到本地污染贡献的第一位:31.1%。  

  2017年12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北京市重型柴油车有近30万辆,占机动车保有量的4%,“但氮氧化物排放量超过整个机动车排放总量的50%,直排颗粒物更是占到了90%。”再加上外埠进京、过境重型柴油车,排放污染严重。  

  “在北京蓝天保卫战中,我们是一支很微小的力量。我觉得做这个事儿,最起码对推动改善区域的环境质量有一定作用。通过我们的执法、监管,能够促进能源结构的调整以及车辆的更新换代,也是在减少尾气排放,这个活儿还是很有意义的,挺光荣的事情。”29岁的李岩鹏腼腆地笑着说。  

  数据回报了李岩鹏等人的努力:2017年,北京市PM2.5年平均浓度为58微克/立方米,较2013年的90微克/立方米下降32微克/立方米,降幅达到35.6%。  

  “大气十条”设定的、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京60”目标(60微克/立方米),实现了!  

  

在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是一处重要的重型柴油车集散地,也是环保执法的重点区域  

  1辆国Ⅲ重型柴油车排放量≈100辆国四小轿车  

  “大气十条”中,北京是唯一一个被明确了PM2.5浓度具体改善指标的城市——到2017年,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俗称“京60”。  

  而2013年——“大气十条”公布当年,北京的PM2.5浓度高达90微克/立方米。  

  北京市2014年发布的大气污染源解析显示,北京市全年PM2.5来源中,区域传输贡献约占28-36%,本地污染排放贡献占64-72%。  

  在本地污染贡献中,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扬尘为主要来源,分别占31.1%、22.4%、18.1%和14.3%,餐饮、汽车修理、畜禽养殖、建筑涂装等其他排放约占PM2.5的14.1%。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执法人员正在拦车检查  

  一同发布的研究结果表明,机动车对PM2.5产生综合性贡献。一方面,机动车直接排放PM2.5,包括有机物(OM)和元素碳(EC)等;另一方面,机动车排放的气态污染物包括挥发性有机物(VOCs)、氮氧化物(NOx)等,是PM2.5中二次有机物和硝酸盐的“原材料”,也是造成大气氧化性增强的重要“催化剂”。  

  根据研究成果,专家建议北京严格控制机动车、燃煤、工业生产和扬尘,同时根据北京市的污染特征,尤其要严格管控机动车污染。12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在北京,总重量大于3.5吨的重型柴油车约有近30万辆,占机动车保有量的4%。此外,每天还有大量外地过境和进京柴油车,大多为重型货运车、大型省级客车和旅游客车。  

  “重型柴油车是机动车污染大户,虽然北京目前只拥有不到30万辆的重型柴油车,但氮氧化物排放量比重超过整个机动车排放的50%,直排颗粒物更是占到了90%。”李昆生说,根据测算,一辆国Ⅲ重型柴油车一年排放的氮氧化物相当于100辆左右国四小轿车的排放量。  

  正因如此,重型柴油车排放污染治理成为北京机动车排放污染控制工作的重中之重。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执法人员正在对重型柴油车尾气排放进行检测  

  北京五年淘汰老旧车211.8万辆  

  针对机动车减排,北京市建立了市区两级机动车环境监管体系,按照控制增量、削减存量的总体目标,加强新车、在用车、非道路移动机械和油气油品的执法监管,全方位控制移动源排放污染。  

  据李昆生介绍,“大气十条”实施五年来,北京市共淘汰高排放老旧机动车211.8万辆,累计为5万余辆使用两年以上的出租车更换三元催化器,在全国率先实施汽柴油车第五阶段排放标准、第六阶段车用汽柴油标准。  

  “北京的机动车排放管理并不是这两年才启动的,实际上这是一项持续的工作,”李昆生说,“北京市自2008年以来连续多年出台鼓励淘汰老旧车政策,采用经济手段鼓励高排放柴油车淘汰更新,平均每年投入达十亿元以上。2017年迄今,淘汰老旧车的补助金额已超过15亿元,淘汰44.7万辆,远超过30万辆的任务量。”  

  北京还定时发布符合环保排放标准车型目录,未列入环保车型目录的新车不予注册登记。  

  12月14日,澎湃新闻从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获悉,截至11月21日,共审查完成7067个车(机)型申报,2103个车型(机)的申报内容未达到审核标准,已退回厂家整改。  

  此外,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不断强化在京销售的新车环保一致性和在用车符合性检查,实行在京销售新车排放情况申报制度。截至11月21日,共完成了547车型733辆机动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的抽检。  

  而按照“环保检查,移交工商”的全新执法模式,截至目前,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共发现并调查取证10起新车违规案件,立案9起,线索移交市工商稽查总队1起,涉及7个轻型车销售商和3个非道路移动机械销售商。  

  其中一起线索移交市工商稽查总队,依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按照职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货值金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一旦工商部门实施处罚,将对在京销售汽车企业起到巨大的震慑,也将促使一部分在北京销售车辆的生产企业实施排放自主召回,迫使生产企业对难以稳定达标的车型,主动退出北京市场。”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

  2017年以来,北京市针对机动车排放污染,特别是重型柴油车污染,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措施。  

  除了淘汰老旧车辆,从2017年初开始,北京在全国率先供应了第六阶段标准的车用汽柴油。  

  与此同时,9月起,北京市全天禁止国Ⅲ排放标准柴油载货汽车进入六环路及以内道路行驶;对于本地国Ⅲ车辆、经管理部门确认为保障北京市生产生活需求的外埠国Ⅲ运输车辆和整车运送鲜活农产品的国Ⅲ运输车辆给予两年过渡期。

    这意味着,两年后,所有进入六环路(含)以内道路行驶的柴油货车,均需达到国Ⅳ及以上排放标准。

据测算,一辆国Ⅲ重型柴油车一年排放的氮氧化物相当于100辆左右国四小轿车的排放量。  

  单车污染排放在降低但机动车保有量总量在增长  

  今年的5月16日,是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30岁生日”。  

  这个占地1680亩的农贸批发市场供应着北京80%以上的蔬菜、90%以上的水果,是首都名副其实的“菜篮子”和“果盘子”。  

  无论白天黑夜,这里货车往来交织,运送着水果、蔬菜等生鲜产品。  

  据统计,该市场每天有近5000辆重型车进出,一直是北京丰台区重型柴油车污染管控的大户。  

  而这些车辆多数为城市运行保障车辆,在进京口通过绿色通道进入市区,因此,检查尾气排放的任务集中到了市场里。  

  北京市丰台区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一共派了32人的执法力量在此驻场,24小时轮班工作。  

  李岩鹏1米8多的个头,和同事们又都穿着荧光绿的制服,执法检查时在阔大的新发地市场里格外醒目。  

  拦车,登记,蹲下检测,再登记,放行,李岩鹏和同事们每天都要不停地重复这些动作,如果车辆违法超标还要进行处罚。  

  多年在执法一线工作,李岩鹏对机动车减排工作有自己的直观理解。“随着煤改电、煤改气工作的推进,工业企业的达标排放和转型升级,固定点位的污染源越来越少,移动污染源对大气污染的贡献开始凸显。”  

  他说,虽然北京市机动车排放一直在提标改造,单辆机动车的污染物排放在降低,但是北京机动车保有量总量仍在增长,所以对移动污染源的执法仍是长期而又艰巨的工作。  

  “现在多部门的力量都整合起来了。”李岩鹏说,在执法方面,新发地市场是由丰台区环保局自己执法,但道路上的机动车检查就要与交警配合,查渣土车等非道路移动机械时就要与住建委等部门联合检查。  

  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介绍了北京对机动车的整体执法情况,在主要进京道路和进京综合检查站加大对外埠进京及过境重型柴油车执法检查;在物流园区、货物集散地、车辆停放地入户检查,加强检测场监管,把住年检关口。  

  2017年1至11月,北京市通过进京检查、路检夜查、入户检查等方式检查各类重型柴油车105.35万辆,查处排放超标起数同比增长284.9%。  

  李岩鹏简单总结了车辆超标排放的原因,“一部分是经济利益的驱动,来北京挣钱,为了省钱买了低配或本身就不达标的车辆,加一些外省市的油,比北京相对便宜一些。还有自己的驾驶习惯不好都会导致超标。”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