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播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媒体播报

澎湃新闻:驱霾记④|冲刺大气治污,安阳请来清华教授和冶金院“助拳”

发布日期:2018-01-09 09:14 信息来源:省生态环境信息中心 访问量:? 字体 :[ 大 ][ 中 ][ 小 ]

  2017年1月初的一天,一个来自河南安阳的陌生号码打到了清华大学教授李俊华的手机上。

  电话里那个有些着急的声音,来自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郭虎江,他刚兼任市环保局局长不到半年。

  他是来求教高参的,李俊华是专门从事大气污染控制研究的专家,籍贯安阳。

  对于那次电话,郭虎江感慨,“当时也是有病乱投医”,也不确定法子灵不灵;李俊华回忆,当时“官员们是真着急了”,郭虎江称如果空气质量得不到改善自己会被撤职。

  自2016年9月份开始,安阳的大气污染指数连续5个月在河南排名倒数第一,并数次爆表。

  2017年是“大气十条”的收官之年,安阳还被纳入了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当中,大气污染治理的担子沉甸甸的。

  安阳与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签署了合作意向书,李俊华发起成立安阳大气污染防治专家顾问组,制定了一系列的框架方案;除清华大学外,安阳还与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下称“冶金工业院”)合作,负责深度治理的具体工作。

  在两大学术、科研单位的支持下,安阳市开始了一场大气污染攻坚的冲刺战。

  2017年12月底,安阳市市长王新伟在总结当年污染防治攻坚讲话时称,年初安阳在“2+26”城中垫底,但年底时退出了后三位。

  “今年冬天戴口罩的市民少了,跑步的多了,呼吸道疾病门诊和住院人数大幅减少。大家微信朋友圈被蓝天刷屏渐成常态。” 安阳市长王新伟说。

  安阳多位市民表示,2017年的蓝天天数明显增多。一直关心家乡天气的安阳学院学生朱玲玲说,当年冬天她抬头看见过星星,“这在前几年是奢望”。

  

停产后,安阳林州市合鑫铸业有限公司显得格外冷清。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摄

  首个被环保部挂牌督办并约谈的城市

  安阳市区西北有一条安阳河,是朱玲玲高中时代上下学的必经之地。

  河边建筑物很少,“每次经过那里总感觉有人砌了厚厚的一堵墙”,但走近才发现,那是雾霾造成的假象。

  彼时,朱玲玲虽然喜欢运动,但却多次请假不参加课间晨跑。

  在安阳县西部乡镇,老百姓对于大气污染还有一句顺口溜,“出门捂着脸,吃饭捂着碗”。

  这是2013年前后的情况。

  这一年的9月10日,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共计十条三十五项,俗称“大气十条”。其中一个目标是: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

  次年的11月,因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落实不力,安阳市成为全国第一个被环保部公开挂牌督办及约谈的城市。

  此后,安阳市整治工业企业985家,投入治污资金10多亿元,大大改善了空气质量问题。这次公开约谈及挂牌督办的整改工作,被时任安阳市委书记丁巍称之为“触及灵魂”。

  2015年6月,安阳成功摘牌。

  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要求高了。安阳被纳入到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行列,也就是后来俗称的 “2+26”城。

  “2+26”城包括了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还有河北、山西、山东和河南的26个城市。

  四部委和六省市在2017年年初发文,明确了“大气十条”2017年——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这些城市的大气污染治理任务:

  要求对应的是考核:环保部将对“2+26”城市空气质量改善情况实施按月排名,按季度考核,考核和排名结果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郭虎江在旧农历年底联系到李俊华后,大年初七时李俊华就带着26名专家回到安阳,对安阳市钢铁、焦化、有色金属、铁合金等12个涉气行业的重点企业调研。

  3月30日,安阳市长王新伟带队访问清华大学,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书;5月份,李俊华发起成立大气污染防治专家顾问组,同时论证综合治理与管控实施方案。

  这个团队后来成为由环保部牵头组织的针对“2+26”城“包产到户”的28个跟踪研究专家团队之一。

  安阳双管齐下,在郭虎江联系清华大学专家的同时,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田海涛带领工信委相关负责人赴北京,与冶金工业院达成合作意向。

  冶金工业院是国家级行业规划研究和工程咨询事业单位,全程参与了国家钢铁产业节能减排等相关政策和标准的研究。

  “清华团队偏科研性,我们负责深度治理的具体工作,两家是合作关系。”冶金工业院的刘涛博士这样形容两家的工作关系。

 

作为深度治理项目之一,顺城焦化正对煤场封闭改造。

  272个深度治理项目

  李俊华的一份PPT里,列出了每月与安阳对接的进展:污染源清单、污染源解析、为安阳制定中长期大气污染治理方案等。

  李俊华介绍,2017 年 6 月,团队开始数据收集、整理和计算安阳市的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

  7月至8月,由环保部环境规划院、清华大学三十余人组成的专家组深入安阳市各县区开展工作,对市、县区、乡镇(街道)三级开展多轮次业务培训,培养了大批当地网格员,扩大了基础数据收集的队伍。

  针对安阳市的重点企业,专家组深入企业“一对一”进行指导,对数据填报进行审核,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和可用性。

  经统计分析,安阳市2016年的源清单有了初步结果,一级源包括固定燃烧源、工艺过程源、移动源、扬尘源等九项。排放的大气颗粒物细分达13种,其中包括公众熟知的PM10、PM2.5、SO2。分析数据表明,固定燃烧源、工艺过程源、移动源、扬尘源贡献的各类颗粒物排放量较大。

  污染源解析工作也同步开展。李俊华介绍,自2017年年初,专家组结合安阳市工业结构和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布局,安排 PM10、PM2.5 和 VOC 采样点位和频次,及时将样品送到北京对样品进行监测分析。

  目前,安阳冬春季大气污染的源解析已取得初步结果,安阳冬季 PM2.5 以燃煤源(34%)和工业源(23%)为主,其次是机动车源(18%)和二次源(14%);春季 PM2.5 以工业源(45.5%)为主,其次是二次源(16.5%)、燃煤源(13.5%)和机动车源(12%)。

  初步解析结果表明,安阳市冬季采取严格的工业排放管控措施,可有效控制和减少本地源污染排放,有利于空气质量改善。

  为减少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安阳也在实施 “一企一策”,具体方案由冶金工业院制定。

  钢铁和焦化为安阳排污大户,冶金工业院为其制定了两套治理标准,“优先”与“门槛”。刘涛博士说,“整体上看,安阳的企业比较小,装备水平比较低,企业可根据自己的实力选择性价比高的治理标准”。

  “优先”标准以国内最先进水平为依据,“门槛”标准以行业特别排放限值为依据。以钢铁行业为例,标准涵盖了排放浓度、除尘系统装置、炼铁工序、监测监管等多达十个方面的内容。

  王越说,从4月到5月,安阳8大行业先后有76家大型骨干企业签订了责任书。

  截至12月19日,全市8个行业76家企业272个深度治理项目,有244个项目已经竣工,竣工率90%,全部完成深度治理项目的企业有63家;53家企业通过专家验收,其中铁合金行业12家,钢铁行业4家。

  

76份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

  验收达标的钢企仍被停产

  张爱民是汇鑫华城特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2017年他朋友圈内容的一大块,就是参加各级环保会。从4月到11月,几乎月月不断,有时一天两会。

  4月5日,在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带队来安阳督查后的第三天,工信委组织召开了部分钢铁企业深度治理推进会,并现场组织签订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

  当场签字,当场递交。企业负责人签完字,递给所属区县领导签字,然后再由区县领导亲自递交到市领导手里。

  每份责任书里,都有针对这一家企业的深度治理项目,有的治理项目多达十几条,大到安装达标的脱硫脱硝设备,小到硬化工厂路面。

  推进会上,副市长田海涛强调,责任书就是军令状。

  汇鑫华城特钢当天也签订了责任书,选择了相对较低的“门槛”标准。张爱民回忆,“当时气氛很紧张,主要是压力很大。责任状就是军令状,签了就得执行。”当天,他在朋友圈写道,“原定9月底完成的深度治理必须在6月底前完成。任务大啊,必须神速才能到位”。

  汇鑫华城特钢后来成了通过专家验收的四家钢企之一。

  12月18日上午,澎湃新闻来到位于殷都区水冶镇的汇鑫华城特钢。诺大的钢铁厂,仅有数名工人进出,格外冷清。

 

停产的汇鑫华城特钢的高炉车间,工人们正在检修设备。

  张爱民介绍,留在厂里的是检修工,“趁着停产检修一下设备”。

  2017年12月底,澎湃新闻在安阳市采访时了解到,安阳全市11家钢铁企业,限产五家、停产六家,停产要停到2018年3月份。

  对于停产,张爱民显得有些不情愿,“我们验收达标了,也要被停产”。

  安阳市工信委新能源中心主任郝魁生解释,汇鑫华城特钢在内的五家停产企业,每家只有1台高炉,起初轮流停产,但后来省里要求轮流停产的钢企在12月份都要停产。

  张爱民按起了手里的计算器,“你看,一天我们损失92万,一个月就是2760万,停产3个月就是8280万。”他说,冬季钢铁总产量偏低,所以钢价最高,“谁能正常生产谁就赚钱” 。

  根据冶金工业院制定的规则,达到优先标准的企业可正常生产,优先标准和门槛标准之间的限产,只达到门槛标准的限产更多一些,只有连门槛标准都达不到的才停产。

  在清华团队为安阳制定的应急管控措施里,对钢铁和焦化两大类污染排放大户也都是限产,并非停产。

  “安阳怕完不成今年(指2017年)的任务,自我加码,”刘涛这样分析。

  河南环保厅大气污染防治处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国家给安阳定的年度目标是2017年PM2.5平均浓度70多微克/立方米,河南省又将此目标下调到不高于69微克/立方米。国家还规定,安阳今年的冬季重污染天数应比去年同期下降15%。

  安阳市工信委新能源中心副主任王越认为,安阳11家钢铁企业未来将整合成一家。

  刘涛认为这是必然趋势。他说,2017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收官年,未来国家可能会提出更高的减排要求,“实际上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倒逼那些不愿继续改造提升的企业退出,或是联合重组”。

 

被限产的安阳钢铁集团的生产车间。

  隔壁城市派人来取经

  数据回报了安阳的努力。

  河南省环保厅副厅长王朝军评价,“安阳是河南空气污染最重的城市之一,但同时也是全省改善力度最大、效果最明显的城市”。

  在环保部发布10月—11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安阳以PM2.5平均浓度为70微克/立方米的成绩,在28个城市中改善幅度排名第五,在河南七个通道城市中排名第一。

  但11月单月的数据显示,虽然安阳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幅度更大,达到了33.1%,但因为其他城市改善幅度更大,名次上反倒落后了:改善幅度排到了28个城市里的第18位,PM2.5平均浓度的数字排名倒数第二。

  2017年12月底,安阳市市长王新伟在总结当年污染防治攻坚讲话时说,截至当年年底,安阳PM10(138.5微克,降14微克)、PM2.5(81.3微克,降3微克)年均浓度同比“双下降”。其中,秋冬季管控期间, PM2.5下降39.5%,降幅居“2+26城市”第7位,重污染天气下降70%,优良天数增加21天。  

  王新伟坦承,虽然取得了成绩,但安阳距环保部和省政府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比起目标来,优良天数少12天,PM10浓度高了14.5微克,PM2.5浓度高了6.3微克。  

  刘涛认为,这表明企业的环保意识还是不强,“企业对生产环节管得很精细,但在环保设施管理方面还是差,没有根据实际的工况维护运营环保设施,这就需要环保部门加强监管”。  

  李俊华在一份工作专报中写道,尽管大部分企业环保意识增强,园区清洁程度较以往有明显改善,企业通过自身改造增加了污染处理设施,但依然存在治理设施不合理、运行不稳定、存在二次污染等问题。  

  李俊华说,环境治理还有优化的空间,“什么样的治理技术路线是最优的,目前全国的非电力行业都没有形成共识。所以,一些企业走了冤枉路,这很正常”。  

  李俊华透露,目前,专家组正在研究制定安阳市2018年-2022年空气质量改善主要措施和行动方案。“以末端减排和结构调整为主要手段,在空间、时间、措施三个维度上建立污染精细化调控与各城市空气质量整体改善及重污染天气改善之间的关联关系,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改善方案,为安阳市中长期空气质量改善提供指导意见”。  

  刘涛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大气污染光靠治理难度很大,产业结构调整才是根本”。  

  王新伟在前述讲话中也表示,产业结构整合调整、工业企业退城入园、产业布局优化调整等“治本”措施,是下一步的“硬骨头”。

  安阳还在摸索经验,但已引起了兄弟省市的“注意”,与安阳交界的河北邯郸还派人来学习安阳企业深度治理取得的成功经验。(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发自河南安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媒体播报

  2017年1月初的一天,一个来自河南安阳的陌生号码打到了清华大学教授李俊华的手机上。

  电话里那个有些着急的声音,来自安阳市政府副秘书长郭虎江,他刚兼任市环保局局长不到半年。

  他是来求教高参的,李俊华是专门从事大气污染控制研究的专家,籍贯安阳。

  对于那次电话,郭虎江感慨,“当时也是有病乱投医”,也不确定法子灵不灵;李俊华回忆,当时“官员们是真着急了”,郭虎江称如果空气质量得不到改善自己会被撤职。

  自2016年9月份开始,安阳的大气污染指数连续5个月在河南排名倒数第一,并数次爆表。

  2017年是“大气十条”的收官之年,安阳还被纳入了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当中,大气污染治理的担子沉甸甸的。

  安阳与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签署了合作意向书,李俊华发起成立安阳大气污染防治专家顾问组,制定了一系列的框架方案;除清华大学外,安阳还与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下称“冶金工业院”)合作,负责深度治理的具体工作。

  在两大学术、科研单位的支持下,安阳市开始了一场大气污染攻坚的冲刺战。

  2017年12月底,安阳市市长王新伟在总结当年污染防治攻坚讲话时称,年初安阳在“2+26”城中垫底,但年底时退出了后三位。

  “今年冬天戴口罩的市民少了,跑步的多了,呼吸道疾病门诊和住院人数大幅减少。大家微信朋友圈被蓝天刷屏渐成常态。” 安阳市长王新伟说。

  安阳多位市民表示,2017年的蓝天天数明显增多。一直关心家乡天气的安阳学院学生朱玲玲说,当年冬天她抬头看见过星星,“这在前几年是奢望”。

  

停产后,安阳林州市合鑫铸业有限公司显得格外冷清。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摄

  首个被环保部挂牌督办并约谈的城市

  安阳市区西北有一条安阳河,是朱玲玲高中时代上下学的必经之地。

  河边建筑物很少,“每次经过那里总感觉有人砌了厚厚的一堵墙”,但走近才发现,那是雾霾造成的假象。

  彼时,朱玲玲虽然喜欢运动,但却多次请假不参加课间晨跑。

  在安阳县西部乡镇,老百姓对于大气污染还有一句顺口溜,“出门捂着脸,吃饭捂着碗”。

  这是2013年前后的情况。

  这一年的9月10日,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共计十条三十五项,俗称“大气十条”。其中一个目标是: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

  次年的11月,因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落实不力,安阳市成为全国第一个被环保部公开挂牌督办及约谈的城市。

  此后,安阳市整治工业企业985家,投入治污资金10多亿元,大大改善了空气质量问题。这次公开约谈及挂牌督办的整改工作,被时任安阳市委书记丁巍称之为“触及灵魂”。

  2015年6月,安阳成功摘牌。

  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要求高了。安阳被纳入到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行列,也就是后来俗称的 “2+26”城。

  “2+26”城包括了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还有河北、山西、山东和河南的26个城市。

  四部委和六省市在2017年年初发文,明确了“大气十条”2017年——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这些城市的大气污染治理任务:

  要求对应的是考核:环保部将对“2+26”城市空气质量改善情况实施按月排名,按季度考核,考核和排名结果作为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郭虎江在旧农历年底联系到李俊华后,大年初七时李俊华就带着26名专家回到安阳,对安阳市钢铁、焦化、有色金属、铁合金等12个涉气行业的重点企业调研。

  3月30日,安阳市长王新伟带队访问清华大学,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书;5月份,李俊华发起成立大气污染防治专家顾问组,同时论证综合治理与管控实施方案。

  这个团队后来成为由环保部牵头组织的针对“2+26”城“包产到户”的28个跟踪研究专家团队之一。

  安阳双管齐下,在郭虎江联系清华大学专家的同时,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田海涛带领工信委相关负责人赴北京,与冶金工业院达成合作意向。

  冶金工业院是国家级行业规划研究和工程咨询事业单位,全程参与了国家钢铁产业节能减排等相关政策和标准的研究。

  “清华团队偏科研性,我们负责深度治理的具体工作,两家是合作关系。”冶金工业院的刘涛博士这样形容两家的工作关系。

 

作为深度治理项目之一,顺城焦化正对煤场封闭改造。

  272个深度治理项目

  李俊华的一份PPT里,列出了每月与安阳对接的进展:污染源清单、污染源解析、为安阳制定中长期大气污染治理方案等。

  李俊华介绍,2017 年 6 月,团队开始数据收集、整理和计算安阳市的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

  7月至8月,由环保部环境规划院、清华大学三十余人组成的专家组深入安阳市各县区开展工作,对市、县区、乡镇(街道)三级开展多轮次业务培训,培养了大批当地网格员,扩大了基础数据收集的队伍。

  针对安阳市的重点企业,专家组深入企业“一对一”进行指导,对数据填报进行审核,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和可用性。

  经统计分析,安阳市2016年的源清单有了初步结果,一级源包括固定燃烧源、工艺过程源、移动源、扬尘源等九项。排放的大气颗粒物细分达13种,其中包括公众熟知的PM10、PM2.5、SO2。分析数据表明,固定燃烧源、工艺过程源、移动源、扬尘源贡献的各类颗粒物排放量较大。

  污染源解析工作也同步开展。李俊华介绍,自2017年年初,专家组结合安阳市工业结构和国控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布局,安排 PM10、PM2.5 和 VOC 采样点位和频次,及时将样品送到北京对样品进行监测分析。

  目前,安阳冬春季大气污染的源解析已取得初步结果,安阳冬季 PM2.5 以燃煤源(34%)和工业源(23%)为主,其次是机动车源(18%)和二次源(14%);春季 PM2.5 以工业源(45.5%)为主,其次是二次源(16.5%)、燃煤源(13.5%)和机动车源(12%)。

  初步解析结果表明,安阳市冬季采取严格的工业排放管控措施,可有效控制和减少本地源污染排放,有利于空气质量改善。

  为减少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安阳也在实施 “一企一策”,具体方案由冶金工业院制定。

  钢铁和焦化为安阳排污大户,冶金工业院为其制定了两套治理标准,“优先”与“门槛”。刘涛博士说,“整体上看,安阳的企业比较小,装备水平比较低,企业可根据自己的实力选择性价比高的治理标准”。

  “优先”标准以国内最先进水平为依据,“门槛”标准以行业特别排放限值为依据。以钢铁行业为例,标准涵盖了排放浓度、除尘系统装置、炼铁工序、监测监管等多达十个方面的内容。

  王越说,从4月到5月,安阳8大行业先后有76家大型骨干企业签订了责任书。

  截至12月19日,全市8个行业76家企业272个深度治理项目,有244个项目已经竣工,竣工率90%,全部完成深度治理项目的企业有63家;53家企业通过专家验收,其中铁合金行业12家,钢铁行业4家。

  

76份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

  验收达标的钢企仍被停产

  张爱民是汇鑫华城特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2017年他朋友圈内容的一大块,就是参加各级环保会。从4月到11月,几乎月月不断,有时一天两会。

  4月5日,在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带队来安阳督查后的第三天,工信委组织召开了部分钢铁企业深度治理推进会,并现场组织签订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

  当场签字,当场递交。企业负责人签完字,递给所属区县领导签字,然后再由区县领导亲自递交到市领导手里。

  每份责任书里,都有针对这一家企业的深度治理项目,有的治理项目多达十几条,大到安装达标的脱硫脱硝设备,小到硬化工厂路面。

  推进会上,副市长田海涛强调,责任书就是军令状。

  汇鑫华城特钢当天也签订了责任书,选择了相对较低的“门槛”标准。张爱民回忆,“当时气氛很紧张,主要是压力很大。责任状就是军令状,签了就得执行。”当天,他在朋友圈写道,“原定9月底完成的深度治理必须在6月底前完成。任务大啊,必须神速才能到位”。

  汇鑫华城特钢后来成了通过专家验收的四家钢企之一。

  12月18日上午,澎湃新闻来到位于殷都区水冶镇的汇鑫华城特钢。诺大的钢铁厂,仅有数名工人进出,格外冷清。

 

停产的汇鑫华城特钢的高炉车间,工人们正在检修设备。

  张爱民介绍,留在厂里的是检修工,“趁着停产检修一下设备”。

  2017年12月底,澎湃新闻在安阳市采访时了解到,安阳全市11家钢铁企业,限产五家、停产六家,停产要停到2018年3月份。

  对于停产,张爱民显得有些不情愿,“我们验收达标了,也要被停产”。

  安阳市工信委新能源中心主任郝魁生解释,汇鑫华城特钢在内的五家停产企业,每家只有1台高炉,起初轮流停产,但后来省里要求轮流停产的钢企在12月份都要停产。

  张爱民按起了手里的计算器,“你看,一天我们损失92万,一个月就是2760万,停产3个月就是8280万。”他说,冬季钢铁总产量偏低,所以钢价最高,“谁能正常生产谁就赚钱” 。

  根据冶金工业院制定的规则,达到优先标准的企业可正常生产,优先标准和门槛标准之间的限产,只达到门槛标准的限产更多一些,只有连门槛标准都达不到的才停产。

  在清华团队为安阳制定的应急管控措施里,对钢铁和焦化两大类污染排放大户也都是限产,并非停产。

  “安阳怕完不成今年(指2017年)的任务,自我加码,”刘涛这样分析。

  河南环保厅大气污染防治处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国家给安阳定的年度目标是2017年PM2.5平均浓度70多微克/立方米,河南省又将此目标下调到不高于69微克/立方米。国家还规定,安阳今年的冬季重污染天数应比去年同期下降15%。

  安阳市工信委新能源中心副主任王越认为,安阳11家钢铁企业未来将整合成一家。

  刘涛认为这是必然趋势。他说,2017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收官年,未来国家可能会提出更高的减排要求,“实际上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倒逼那些不愿继续改造提升的企业退出,或是联合重组”。

 

被限产的安阳钢铁集团的生产车间。

  隔壁城市派人来取经

  数据回报了安阳的努力。

  河南省环保厅副厅长王朝军评价,“安阳是河南空气污染最重的城市之一,但同时也是全省改善力度最大、效果最明显的城市”。

  在环保部发布10月—11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安阳以PM2.5平均浓度为70微克/立方米的成绩,在28个城市中改善幅度排名第五,在河南七个通道城市中排名第一。

  但11月单月的数据显示,虽然安阳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幅度更大,达到了33.1%,但因为其他城市改善幅度更大,名次上反倒落后了:改善幅度排到了28个城市里的第18位,PM2.5平均浓度的数字排名倒数第二。

  2017年12月底,安阳市市长王新伟在总结当年污染防治攻坚讲话时说,截至当年年底,安阳PM10(138.5微克,降14微克)、PM2.5(81.3微克,降3微克)年均浓度同比“双下降”。其中,秋冬季管控期间, PM2.5下降39.5%,降幅居“2+26城市”第7位,重污染天气下降70%,优良天数增加21天。  

  王新伟坦承,虽然取得了成绩,但安阳距环保部和省政府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比起目标来,优良天数少12天,PM10浓度高了14.5微克,PM2.5浓度高了6.3微克。  

  刘涛认为,这表明企业的环保意识还是不强,“企业对生产环节管得很精细,但在环保设施管理方面还是差,没有根据实际的工况维护运营环保设施,这就需要环保部门加强监管”。  

  李俊华在一份工作专报中写道,尽管大部分企业环保意识增强,园区清洁程度较以往有明显改善,企业通过自身改造增加了污染处理设施,但依然存在治理设施不合理、运行不稳定、存在二次污染等问题。  

  李俊华说,环境治理还有优化的空间,“什么样的治理技术路线是最优的,目前全国的非电力行业都没有形成共识。所以,一些企业走了冤枉路,这很正常”。  

  李俊华透露,目前,专家组正在研究制定安阳市2018年-2022年空气质量改善主要措施和行动方案。“以末端减排和结构调整为主要手段,在空间、时间、措施三个维度上建立污染精细化调控与各城市空气质量整体改善及重污染天气改善之间的关联关系,提出具有针对性的改善方案,为安阳市中长期空气质量改善提供指导意见”。  

  刘涛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大气污染光靠治理难度很大,产业结构调整才是根本”。  

  王新伟在前述讲话中也表示,产业结构整合调整、工业企业退城入园、产业布局优化调整等“治本”措施,是下一步的“硬骨头”。

  安阳还在摸索经验,但已引起了兄弟省市的“注意”,与安阳交界的河北邯郸还派人来学习安阳企业深度治理取得的成功经验。(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发自河南安阳)